对话霍金 | 长城会创始人文厨写信相邀 - GMIC 北京 2017 -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官方网站

对话霍金 | 长城会创始人文厨写信相邀

科学复兴

亲爱的吉米客,我现在在为期一个月的“纵横中原”旅途中给大家去信。去年,GMIC北京大会召开之前,我给大家写过一封信——“地球上每个人来一次GMIC”。那时候,我正在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穿越美国”。这一次,我仍然选择了独自驾车,在中国大地上,以一次漫长的行走,我称之为“科学复兴之路”,迎接我们今年4月27日将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的GMIC北京大会。

为什么我要进行这样的科学复兴之路?为什么我要以独自驾车的方式进行?为什么我还要写这样一封信?

去年开始,我和同事们赋予GMIC一个使命:地球上每个人来一次GMIC!从那一刻,我们就不仅仅把GMIC当作一个会,即使她很快会是地球上最大的科技大会,但我们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甚至于我们觉得她会过于宏大而不够务实,过于生硬而缺乏温度。

我们认为科技不仅仅代表发展和进步,也应该有温度。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个人也认同很多同胞认为的中国今天社会“商业过载”的问题。作为一位一直致力于成为“世界公民”的人,我认为即使整个世界也都多多少少的“商业过载”。

我们经过交流、思考、探索和求教,我们最终把目光放在科学和科学家。我们提出“科学复兴”的口号,我们呼唤科学精神,我们呼吁科学家思维和思想。“风物长宜放眼量”,“为了孩子们有一个更好的明天”,“蓝天更蓝,绿水青山”。我们不能再放纵我们无限膨胀的欲望,我们不能在急功近利的道理上一意孤行。

这一次,我们以最大的诚意去邀请科学家来GMIC;这一路,我首先去中国的各大学,去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四大千年书院嵩阳书院、应天书院、白鹿洞书院和岳麓书院,追根溯源,求学问道;这一回,我们盼望这个世界上最卓越的科学家们和我们科技界的企业家们携起手来,推动一个更智慧更良性的商业发展道路。

我在独自驾车的一路上,我随机检测中原大地上雾霾指数,PM2.5,500+、400+、300+、200+,100左右是我能够在山川秀丽风景胜地才能见到的数据。我已经决定放弃再做这样的检测,因为在一些环保意识很强的国家,一旦PM2.5指数超过十几,就会提醒市民不要再燃烧家中的壁炉,我知道所做的检测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在我的祖国,这是正在发生的现状,我只是不想她再恶化,但我无力作为,只有呼吁,只有呐喊。我还想起数月前途径印度新德里的那个夜晚,整个城市令人窒息的浓烈气味,就像噩梦。那不是我的祖国,似乎无关痛痒,但作为一个世界公民,我无力作为,只有呼吁,只有呐喊。这样的情况,同样在很多发展中的国家发生着……

GMIC,原本就是一个面向全球的科技会议,本该专心致志地做好办会的本分。我们人为地让她承载“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或许是无奈,或许是无自知之明,却愿化做那传说中石桥,受那风吹、日晒、雨打,但求走过一次也好。

科学复兴之路,如果可以一直走,我就一直走……

文厨
2017年2月26日
科学复兴之路上

科学复兴 对话霍金

长城会创始人兼董事长文厨、CEO郝义,现发起:“科学复兴,发问霍金”活动,邀请中国科技大咖和各位吉米客发问科学家霍金,每一位可以问霍金一个问题,选中的问题将由文厨在4月5日在剑桥大学当面转呈霍金,给以解答,并赠送一张GMIC北京大会VIP门票。

大咖发问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 :

1. 互联网巨头拥有巨量额数据,而这些数据会给他们各种以用户隐私和利益换取暴利的机会。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他们是无法自律的。而且,这种行为也会让小公司和创业者更难创新。我们认为这样的人为的“作恶”会比机器的作恶来得更快。各种呼吁和联盟看来都是苍白无力的。您常谈到如何约束机器。但是我们在约束机器前,是否要想办法约束巨头?

2. 人类的成长都是金字塔形的,从塔底慢慢学习成长、彼此竞争,比较优秀的得以提升,最终才会有爱因斯坦和您这样某领域的领导者。但是,当机器取代了塔底的工作(人工智能首批取代的就是塔底的工作),人类该如何得到机会成长?

3. 当人工智能取代了大部分人类的工作之后,无论我们多么努力来重新训练他们,或引导他们成为工匠、服务人员、志工,大部分的人失去了马斯洛夫层次里面自我实现的机会,似乎必然会沉沦在VR世界里,或成为不安定分子,带来社会不稳定。

戳此链接,立即参与【科学复兴,对话霍金】 >>>